<fieldset id='it7bu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it7bu'><strong id='it7bu'></strong><small id='it7bu'></small><button id='it7bu'></button><li id='it7bu'><noscript id='it7bu'><big id='it7bu'></big><dt id='it7b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t7bu'><table id='it7bu'><blockquote id='it7bu'><tbody id='it7b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t7bu'></u><kbd id='it7bu'><kbd id='it7bu'></kbd></kbd>
        <span id='it7bu'></span>
      1. <dl id='it7bu'></dl>

        1. <ins id='it7bu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it7bu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it7bu'><div id='it7bu'><ins id='it7b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it7bu'><em id='it7bu'></em><td id='it7bu'><div id='it7b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t7bu'><big id='it7bu'><big id='it7bu'></big><legend id='it7b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it7bu'><strong id='it7b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他不愛天使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动漫美女被绑架_动漫美女被绑架图片_动漫美女被绑图片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第一次見到陸放,是在魅惑幽暗的燈光下,他的白襯衫顯得那麼卓爾不群。今天他的身份,是室友漠漠的男朋友。她與他,好事初成,帶來與一幫姐妹聚餐。

              他俊眉朗目,嘴角帶著若有若無勾人心魄的笑,眼光一直鎖著漠漠,無視嘰喳的我們,當然更無視我。漠漠是公認的美女,曼妙身材,嬌艷面孔,看牢她也是應該。隻是看著看著,他的眼睛卻無端流出淚來,他伸出手去揉,卻停不下手。

              帥哥,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?姐妹們開始起哄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眼裡有雜物,所以流淚不止。我平靜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那怎麼辦?漠漠手足無措。

              用舌頭。我說。舌頭……漠漠猶豫不決。

              看他的桃花目一直往外淌淚的尷尬模樣,我不由分說掰開他的眼,溫熱舌頭在他眼皮上輕輕一掃,離開他的瞬間我的心跳莫名加快幾分。他的淚,終結於此。他低聲對我說聲謝謝,隨即拉起漠漠的手,放在他的手心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的親昵讓姐妹們打鬧的興趣瞬間消彌。可是我知道,有什麼東西不一樣瞭。在看到陸放的第一眼就不一樣瞭。22年來平靜如水的心,突然投進一顆小小的石頭。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女人的不幸不是因為自己不美,而是有一位校花作你的室友。任我再喜歡陸放,可他的眼和心一直放在漠漠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我對他的一顆心,漸漸沉寂。太多時間和精力無處可泄,我將它們全部投諸於功課裡,沒想到我的學業大獲全勝,以優異的成績簽約上海一傢跨國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而此刻,陸放的地位開始有所動搖,他的對手過於強勁,漠漠為後半生考慮也無可厚非。

              當他的電話再也無法與她連接時,他傷心莫名,卻不知如何排解。於是隻有不厭其煩地打給同室而居的我,希望用迂回戰術挽救漠漠芳心。可惜,沒用。

              還沒有畢業,漠漠便跟著開邁巴赫的房地產老總走瞭,餘下陸放一個人,喝空瞭十幾瓶啤酒,酩酊大醉拉著我的手大叫漠漠的名字。可惜,她沒有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把爛醉如泥的他搬至酒店,用熱毛巾為他細細擦拭。他熟睡的眉眼,似孩童般純真。我的吻,再一次落在他的眼上。可惜,他不會為我睜眼。

              有灼熱的目光沿著我的脊背而下,我回過頭,看到漠漠一臉怒容地站在身後。她什麼也沒有說,轉身離開。這樣的場景,解釋亦是錯,於是我選擇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我醒來時他站在窗前,初升的太陽將他的輪廓鍍上一層溫暖的光,他不知我的唇曾經落在他眼上,更不知漠漠回來過。但此刻的他好像又回到兩年前的陸放,整裝待發,意氣風發。

              陸放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心意,他卻隻是說:謝謝你。

              可不可以換成其他的字眼?我可以不去上海。第一次,我將感情宣泄於口,那麼直白和大膽,不似羅黎的作風。

              他能給予我的,還是隻有三個字:對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我還是去瞭上海,那座城市的繁忙會沖淡單戀失敗帶給我的傷痛。快節奏的生活讓我無暇顧及天空的藍,窗外的綠,也就沒有多餘的空間承載無盡的失落和思念。

              再忙我也會擠出一些時間登錄校友錄,不留下任何痕跡,隻是靜默地守在一旁,看別人的風花雪月。在字裡行間一點一滴拼湊出他現在的生活,和她。

              和所有有錢人始亂終棄的情節類似,邁巴赫帶給漠漠的歡娛,也隻是蜻蜓點水般短暫。她倦鳥知返,三年後又回到陸放的身邊。他的糾纏和矛盾就這樣瓦解在她泫然淚滴的眼睛裡。

              隻是這些,於我又有什麼相幹。每天我都會穿著精致的套裝,臉上帶著經年不變的微笑,高跟鞋踩出細碎的腳步。

              也有過多次相親,從才華橫溢的a到金領階層的b,再到小有資產的c……基本上每隔一段時間,我都會在刻意營造的氛圍裡,正襟危坐聽我的相親對象款款而談。聽到陸放和漠漠婚訊那一天,f正好出現。於是我對自己說:就是他瞭。

              f是一個淡至無味的男子,銀行職員,早出晚歸,早晨固定一杯永和豆漿,晚上睡前必抽一根煙。跟他在一起,日子如流水,嘩嘩流逝,不留痕跡。

              午夜夢回時仍會見到那個人的影,他抱著我時沉穩有力的手臂,他顫抖的睫毛在我舌尖跳躍,他被埋在心底不可觸及之處,我的身邊隻有f。

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校友錄裡陸放和漠漠的結婚照稱得上是影樓范本,女的嬌顏如花,男的俊朗挺拔,幸福已經昭告天下。我多年來的暗戀和追隨終化成最後一場眼淚。第二天f見到我的核桃眼,迭聲問我所為何事,我嫣然一笑:昨天的韓劇太鬧心瞭。

              可世事的變化永遠讓人猝不及防,結婚前夕,陸放和漠漠興致勃勃到黃山旅遊,一場車禍令陸放失去做健康人的資格,看到全身纏滿繃帶的他也許終生都將與輪椅為伍,漠漠選擇逃離。她僅在醫院出現一次之後便不知所蹤。

              我辭掉高薪工作,執意前往。f拉住我:羅黎,你要想清楚,走瞭再沒有以後。我將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開:我隻想要現在,想不到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陸放對我的到來沒有半點驚喜,他的心已在漠漠絕然離去時碎成粉末。高興時他是記憶中那個溫文爾雅的陸放,暴躁時他的責罵和怒打凌遲著我的神經,每天的生活都過得戰戰兢兢,可我沒想過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漸漸地,陸放已經習慣我的存在,會為沒有看到我的身影而張皇,幾個月的調養他的腿傷也趨於痊愈,完全丟掉拐杖那一天,我和他相對看瞭很久,然後他吻著我手背上被他煙頭燙傷的痕跡,喃喃地說:羅黎,你是一個天使。

              不,我不是天使,他永遠不知道,在酒店那天,是我故意打電話給漠漠,讓她看到他的醉我的吻。但是,最後的最後,還是她的自私讓她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陸放的傢人對我甚為滿意,好幾次都明示暗示他應娶我為妻。他們大張旗鼓地繼續操辦婚禮。浪漫依舊,盛大依然,隻是換瞭一個新娘,陸放未置可否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他外出幾個鐘頭回來之後,懷裡抱著一束嬌艷欲滴的玫瑰,他說:嫁給我好不好?

              眾位看官都應該猜得出我的反應,我日夜企盼所為的不就是這句話嗎?可女性的矜持令我沒有當即回答,而是說:明天吧,明天再答復你。

              陸放臉上的真誠,清晰明瞭。可一絲細微的落寞,還是被我捕捉。

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櫥窗裡的婚紗,紅的嬌艷,白的純潔,美得讓人心顫。如果我願意,下一刻我也可以挽著心愛的人笑顏如花。但是,為什麼我的心會感到有陰影襲來?

              有雙男性手臂拉住我,在我還未驚叫出聲時,霸道的吻已經將我席卷,三三兩兩的路人被吸引過來,目瞪口呆。半晌他才放開我,一枚晶光閃耀的戒指送至我面前:嫁給我。不是疑問而是肯定。是f。

              周圍響起鼓勵的掌聲,我看著面前這個從遙遠的千裡之外飛到這座城市的男子,從戀愛伊始,他一直是個溫暾的男子,喜歡過的從來都是煙火生活,對這種偶像劇裡的橋段深惡痛絕,今天他卻在大庭廣眾之下訴說著我對他的重要。在我走後,他才明白我對他是真的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愛是內心的自然流露,不需要有人教授,更不需要掩飾內心。我接過f遞過來的戒指,緩緩套在無名指上,對他說:我們結婚吧!話音剛落,內心一片澄明。

              我想我終於可以忘記昨天在咖啡廳裡,看到陸放和漠漠相擁而泣的身影。即使她自私而虛榮,即使她是一朵帶刺的玫瑰,可是他擁抱著她的姿態是那麼自然妥帖,吻她的眼淚輕柔婉轉。即使他嘴裡說:羅黎,你是一個天使。

              可他沒有說過會愛天使,沒有。我也從來沒有說過,我是一個天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