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ttu1a'></fieldset><ins id='ttu1a'></ins>
<dl id='ttu1a'></dl>
    1. <tr id='ttu1a'><strong id='ttu1a'></strong><small id='ttu1a'></small><button id='ttu1a'></button><li id='ttu1a'><noscript id='ttu1a'><big id='ttu1a'></big><dt id='ttu1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tu1a'><table id='ttu1a'><blockquote id='ttu1a'><tbody id='ttu1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tu1a'></u><kbd id='ttu1a'><kbd id='ttu1a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ttu1a'><div id='ttu1a'><ins id='ttu1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 id='ttu1a'></i>

        1. <span id='ttu1a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ttu1a'><strong id='ttu1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ttu1a'><em id='ttu1a'></em><td id='ttu1a'><div id='ttu1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tu1a'><big id='ttu1a'><big id='ttu1a'></big><legend id='ttu1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魚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动漫美女被绑架_动漫美女被绑架图片_动漫美女被绑图片

              一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藍寶是我大學同學,我們上下鋪。她的確是美,又驕傲自負,又有錢,所以,她的朋友寥若晨,星,而我幾乎是唯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哪有女子願意當另一個女子的陪襯?我不過是看到簡逸夏來找她,然後一眼認定這是喜歡的男子,而靠近簡逸夏唯一的辦法就是靠近藍寶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樣,我便知道簡逸夏的一切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藍寶說,簡逸夏喜歡藍色,所以,襯衣無一例外是藍色,簡逸夏用資生堂男用香水,簡逸夏喜歡吹薩克斯,筒逸夏的內衣號是XL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所有這一切,拜藍寶所賜。她張揚她的甜蜜,我為自己心酸惆悵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而筒逸夏漸漸知道我是藍寶的蜜友,所以偶爾藍寶不在時,他會把給藍寶買的禮品交給我,然後聲音模糊地說:謝謝你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謝謝你這三個字他說得最多,我已經感到難得。因為我們之間,常常一句話也沒有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也許太緊張或太過想念,每次看到簡逸夏我都好像打擺子似的,手腳冰涼到似鐵。我甚至不敢看他一眼,藍寶有一次說:宋瓷,你真應該讓男人吻一次,吻一次就不會這樣羞澀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句話讓我很惱火。這是說我沒有戀愛的經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說:你怎知我沒有吻過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吃吃地笑著:是筒逸夏說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簡逸夏?我臉忽然紅瞭。又難過又傷感,他看透瞭我!他看透瞭我!他是這樣懂得我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沒再追問,專等有一日問他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機會終於來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藍寶回蘇州老傢奔喪,外婆死瞭。筒逸夏仍然來找她。這個南京大學計算機系的高材生,問瞭一句我特別弱智的話:宋瓷,你在這裡等誰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時我站在一棵桃花樹下,白衣白裙,我瘦,而且黑,穿白衣並不好看,可是我聽筒逸夏對藍寶說過,女孩子穿白衣最是動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在等你。我幾乎沖口而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有事麼?他好像有些許緊張。我想說,我喜歡他,可是究竟說不出口,是,我說不出口。我隻說:藍寶回蘇州瞭,她外婆過世,你手機沒有開,料定你會來,所以,我在這裡等待你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是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,他說:是這樣。那時已經臨近黃昏,四月的黃昏,分外動人,我說:簡逸夏,我請你吃飯吧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做好瞭被拒絕的準備,因為藍寶說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過,簡逸夏是清高凜冽的男子,不和一般的女生說話,況且他出身藝術世傢,從小就彈鋼琴吹薩克斯,性格孤芳自賞難免,有幾分薄姿的男子總是這樣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也真是好看,細眉細眼,風度翩翩,有說不出的惆悵與迷茫,渾渾然讓我不能自拔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三百米的路程,是我的桐花萬裡路,我是這樣自卑而羞澀,為自己找個理由,藍寶不在,我就陪他吧。